财新传媒
2017年02月18日 07:45

寻找白乌鸦

丁酉年春节,兄弟我窜访广州,于北地冰寒之际,聊发少年狂,轻衫游花市,会旧友,重温南国风物,有沧海桑田之叹,物非人非之慨,特录旧作以怀远事。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17日 16:00

以诗歌之光照亮霾夜——话剧《审判寄生虫》观后感

以诗歌之光照亮霾夜——话剧《审判寄生虫》观后感
《审判寄生虫》海报
 
“我坐在黑暗里/难以分辨内心的黑暗/与外面的黑暗/哪个更深。 ”
 
在沉沉的霾夜里,看完话剧《审判寄生虫》,很多人会想起布罗茨基的上述诗句,并在恶与荒诞横行的当下,骤然而生一种强烈的代入感,也会想起窗外的雾霾,那种攻陷了大半个中国,让人逃无可逃,以室为牢的雾霾。
 
那个霾夜,我坐在蓬蒿剧场里,为了不那么绝望,更愿意把《审判寄生虫》看作是在歌颂美好的诗人。
 
像演员说的那样,此剧无关任何讨论和隐晦的东西,它歌颂和赞扬的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6年10月13日 12:07

去年秋天在杨箕村

日前,杨箕村筵开1500围,盛况远播。想起昔日,游历南方,流窜于此,略领江湖意味,今起沧海桑田之思,发旧文,以纪念之。

一直以为,自己在城中村里住过。一个外乡人,如果没在那里住过,他怎么能了解广州?

广州本没有城中村。无非是几十年前的一片菜地稻田,一夜间被钢铁的森林吞食了,剩下一块块难以消化的骨头,梗在那里,不城不村,这就是城中村了。比如石牌村、杨箕村。

很长时间以来,我在杨箕村里看碟,内心充满着闯荡江湖的幻想。

我熟悉那里的人,那些不知姓名的兄弟姐妹,像羽毛一样轻,被城市的气流吹来吹去,随处乱落,带着五湖四海的汗臭,南腔北调的乡音。

我熟悉那里的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20日 06:50

阿维兰热:FIFA教父

阿维兰热:FIFA教父
FIFA教父

若昂·阿维兰热(1916-2016)国际足联前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前委员

资料图:国际足联前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前委员 若昂·阿维兰热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15日 16:16

八一五,想起广州机场上的航空救国梦

8月15日,日本宣布投降的日子,读财新文化谭端雄文《他只是一再坚持:我是中国空军》,血脉贲张。特翻出旧文,以追寻中国空军最初的影子。文字原发于2004年《南方都市报》,为纪念广州机场的前世今生而写,那里面也有着一代人的航空救国梦。

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8日 10:05

张艺谋开幕式上的小“英雄”真相

看关军兄《张艺谋的那场开幕式:现在可以说了》,心有戚戚,“在中国,人们对于造假的宽容度一向更大一些,何况是为了展示中国形象而造假”,文中列举林妙可的假唱例子,读来颇多感慨,其实,那场开幕式上还出现过一个被倾力打造出来的小“英雄”,其事迹及成名过程更为震撼,也更具荒诞色彩。

“英雄”林浩的新衣

谢海涛

一直不愿再提林浩这个名字。而有时又躲不过,如鲠在喉。

想起《皇帝的新衣》,就想起他。那篇童话曾让人感慨,似乎世间只有孩子能说真话。有时又想,如果那个说真话的孩子,也被人披上“皇帝的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7日 16:17

寻找张明伏

寻找张明伏

记者 谢海涛 夏伟聪 周淇隽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1日 23:21

昆山伤员(下) 艰难的康复

下篇

艰难的康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1日 23:21

昆山伤员(中) 活在流水线上的人们

中篇

活在流水线上的人们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8月01日 23:19

昆山伤员(上) 最惨烈的工厂爆炸

昆山伤员

——“中国制造”背后的工伤者

阅读全文>>
2016年07月20日 18:49

她们永远消逝在黑暗的雨夜——2012年7月京港澳高速夺命水祸调查

四年了,北京又是大雨,天地苍茫。想起那些无辜消失的生命,仍是心痛。四年了,这个城市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与应急管理可有进步?但愿,今日正常出门上班的人们,在京旅行的人们,住在低洼处乃至地下室的人们,都能平平安安,生命不再遭受考验。

此文是关于京港澳高速夺命水祸的调查,当年曾拆分发网稿,此为完整版本。

她们永远消逝在黑暗的雨夜

——2012年7月京港澳高速夺命水祸调查

财新记者谢海涛  实习记者胡世龙

2012年7月29日中午,阳光打在京港澳高速公路(以下简称京港澳高速)南岗洼桥附近的护坡上,数十位神情肃穆的人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9月04日 10:33

致敬抗战老兵

八十四年前的九一八,倭寇谋我东三省,白山黑水起狼烟。

七十八年前的七月七,倭寇再犯我河山,一寸山河一寸血。

国难当头,已至亡国灭种之际,不愿做奴隶的国人,超越党派之争,摒弃信仰之异,起而抗战。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5月15日 21:26

“赵衙内”的房产帝国

“赵衙内”的房产帝国

“赵衙内”的房产帝国

财新记者 谢海涛

2014年的最后一天,昏黄的夕阳泻在南京丹凤街上,恒基中心公寓B座四楼的屋顶花园里,一片落寞。下午四点刚过,一个看房人走出402房间,锁上门,推着自行车慢慢而去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1月02日 01:14

2014年的最后一天

2014年的最后一天

谢海涛

出差回到上海时,已晚上11点多了。

车子上了高架,就堵上了。司机说,你们在车站排的队是不是很长?我说是啊是啊。他说外滩那边的车都过不来。有人让我过去,我去都不去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0日 12:52

名字的误会

名字的误会

近来,屡有朋友,就网上一些言论及事情,问及本人。纳闷之余,始知有误会。

本人现供职于财新传媒(含《新世纪周刊》、《财新网》、《中国改革》),从业以来,从未在任何协会、网站兼职,从未涉足商业,非80后,更非传媒富豪;未有实名微博,更未有百度百科。如有上述行为,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12日 10:50

5·12之后,我们都是四川人

录旧作以纪念那一场大地震中的人们

512之后,我们都是四川人

谢海涛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天地有大悲、大痛、大灾大难,又如何能用语言表达?


  我们无言。那一场大地震发生时,如虚空破碎,大地平沉;再回首,山河大地都不一样。

  似乎一切的庆典,一切的火炬,一切的旗帜,都为此顿失颜色;似乎一切的意识形态争执,一切的利益纠葛,一切的春秋大义,都为此暂失声音。

  天地之间,彼时此时,惟有生命无价。
  我们无言,又怎能无动于衷。2008年5月12日以后,我们说:我们都是四川人,我们出生在汶川、北川、茂县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3年12月02日 22:36

黄岛爆炸遇难者不完全名单

黄岛爆炸遇难者不完全名单

以下按遇难地点统计:

【第一爆炸现场】 至少13 人

楚根立,男,中石化员工,接到管道的泄漏通知后,凌晨2点赶去黄岛泄漏现场。

李秋杨,男,42岁,从潍坊赶到黄岛维修管道,爆炸时还在地下作业。

周立,男,37岁,中国化工青岛安邦工作人员。家人回忆,周立当天穿蓝色工作服,开了一辆五菱面包车去黄岛油库工作,后因爆炸遇难。

中石化官方微博称,当时共有21名员工在漏油现场施工。截至25日,13人遇难,4人失踪,3人重伤,仅1人幸免。13人中,包括6名中石化所属黄岛油库专职消防队员。

【秦皇岛路附近】 3人

<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3年12月01日 11:00

55条生命的最后瞬间

55条生命的最后瞬间

爆炸瞬间发生,生命这样逝去

谢海涛 于宁 实习记者 张霞 黎慧玲

2013年11月22日早晨6点,60岁的青岛市黄岛区盐滩村民丁善娥一起床,就闻到一种油气的异味。她以为是煤气泄漏,去厨房里看了看煤气开关。

丁善娥对异味非常敏感,一闻见就憋得难受。但她无法逃离周边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。 

黄岛,这个山东省青岛市所辖区,三面环海,位于黄岛北部的老城区一带,绿树红瓦,遍植法国梧桐与雪松,似乎极为宜居,但它又是一个被石化项目围城之地,过去二十年,它被赋予了打造青岛市石化基地的战略使命。

阅读全文>>
2013年11月27日 11:22

孕妇陈娜之死

中石化青岛爆炸事故的55名死难者中有一名孕妇,名叫陈娜,罹难时怀着七个月的胎儿。

以下是她的故事。

横祸飞来

1990年出生的陈娜,两年前从潍坊教育学院毕业后,在亲友的介绍下,在位于黄岛区的益和电气集团负责售后服务工作,其丈夫小丁则在这个公司的车间上班。

小两口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圣海山庄小区,每天一块上班,一块下班,一块吃饭,一块说说笑笑。“没有人能像陈娜一样对我那么好了。”小丁说。

益和电气集团早上是8点上班。小两口上班时,一般是从圣海山庄出来,走上秦皇岛路,步行六七分钟,就能到公司。

益和位于秦皇岛路以南、斋堂岛街以东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11月25日 13:29

爆炸点揭开面纱

截至11月24日中午,中石化青岛“11·22”爆炸事故已导致52人死亡,另有11人失踪。但距离爆炸发生近三天,关于爆炸发生的具体原因以及爆炸详情如何,官方始终没有详细的披露。

11月24日夜晚,记者终于获得机会进入爆炸点现场。爆炸点位于秦皇岛路(东西走向)与斋堂岛街(南北走向)的交叉点,这里也就是官方此前通报的漏油点。目前这里还是一个大坑,武警战士和中石化工作人员还在抢修中。

据记者现场了解,这个爆炸点,原本是涵洞,连着斋堂岛街的污水暗渠,污水穿过涵洞后,向北前行最后入海。

爆炸在此处首先发生后,冲击波沿斋堂岛街一路向南,把地下暗渠炸开,造成人员严重伤亡。然后,燃烧的火焰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