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谢海涛 > 孕妇陈娜之死

孕妇陈娜之死

中石化青岛爆炸事故的55名死难者中有一名孕妇,名叫陈娜,罹难时怀着七个月的胎儿。

以下是她的故事。

横祸飞来

1990年出生的陈娜,两年前从潍坊教育学院毕业后,在亲友的介绍下,在位于黄岛区的益和电气集团负责售后服务工作,其丈夫小丁则在这个公司的车间上班。

小两口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圣海山庄小区,每天一块上班,一块下班,一块吃饭,一块说说笑笑。“没有人能像陈娜一样对我那么好了。”小丁说。

益和电气集团早上是8点上班。小两口上班时,一般是从圣海山庄出来,走上秦皇岛路,步行六七分钟,就能到公司。

益和位于秦皇岛路以南、斋堂岛街以东,处在两条路交汇的丁字路口,在该路口分布着三家公司,向西隔着斋堂岛街是一家物流公司,向北隔着秦皇岛路是丽东化工厂区。

2013年11月22日上班时,小丁注意到前面的秦皇岛路封路了,进了公司,从刘公岛路过来的同事,说公司西边的斋堂岛街漏油了,也已封路。事实上,早晨5点多,益和电气集团的门卫,已发现中石化的人在丁字路口进行抢修。

小丁并不知道,这一切对于他和陈娜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

上午10点半左右,小丁在上班,陈娜从办公室去了一个车间,不知道是去送东西,还是做什么。那个车间,紧靠着斋堂岛街,后来受爆炸影响最严重。

小丁正上着班,突然听到剧烈的爆炸声,接着石头呼呼的从屋顶上落到了地上——位于秦皇岛路与斋堂岛街的丁字路口爆炸了,并迅速沿斋堂岛街南行,沿路数百米的暗渠被炸开,石块、混凝土飞过益和的围墙,砸进公司,整个工厂内烟尘蔽日,各个车间窗户全被震碎。

小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还以为是地震了,和工友们一起往外跑。跑了之后,他发现不对,赶紧去找陈娜——她已经怀孕7个月了。

小丁跑到陈娜上班的办公室,找了两圈也没找到她。从楼上下来,陈娜的主管说,在外边的场地上发现陈娜了。这时,陈娜已神志不清,她在车间里受了伤,是工友把她抱出来的,但当时身上并没有看到外伤。后来,有医生看见她就说,肯定是受内伤了。但直到现在,小丁也不知道这内伤是怎么发生的。

生离死别

爆炸后几分钟,益和公司就已开始自救,组织小车运送伤员到最近的黄岛中医院。陈娜是公司第二个被送到医院的。到了医院,她还能说话。一下车,小丁就呼呼地跑到急诊门口,大喊着工厂爆炸了,有孕妇受伤,快不行了。小丁后来称,他喊了很多遍,但医生进进出出没有理会他。

爆炸后的黄岛,已陷入混乱中,黄岛中医院骤然迎来越来越多的伤员,一度忙乱不堪。但陈娜是较早就送到医院的,那时伤员还没有后来那么多。

小丁看到一个护士走过来,就直接把她拖住了,说孕妇受伤了,能不能快点?护士问,怀孕几个月?小丁说7个月了。护士说,赶紧送后边产科去。

护士推来一辆轮椅车,而孕妇不能用轮椅车,必须平躺着,又换了担架,在行人的帮助下,小丁把陈娜抬到中医院后楼5楼妇产科。到了5楼后,过来一个医生、一两个护士。医生问明情况后,说孩子还不到生的时候。

此时,黄岛中医院突然停电了。爆炸后的黄岛,多个街区相继断水、断电。停电之后,医生为陈娜做着胎心监护,又问护士通知急诊医生了吗?护士回答说通知了。然而,急诊医生一直没有来。产科医生说医院停电了,快转院吧。没办法,小丁和医护人员又找来担架,把陈娜抬下楼。

从五楼下来时,医生对小丁说,孩子胎前还正常。陈娜也尚有神智,小丁对她说:“你看看我,我在这儿”。陈娜的眼睛就看看他,还能说话。

抬到中医院北大门口时,刚好一辆印有“丽东化工”字样的救护车,小丁赶紧向司机求助,“俺老婆怀孕受伤了,快不行了,你快帮我转院吧”。司机称,俺是丽东化工的,俺只管公司不管别的。

医院门口,还停着一辆120救护车,小丁又跑过去求助,司机并不理会,称正忙着往医院送伤员。

无奈之下,陪小丁下楼的医生和护士,联系了一辆公交车转院。小丁等人把陈娜抬上车,庞大的公交车载着小两口和他们未出生的孩子,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,向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黄岛院区(当地人俗称“山大医院”)开去。这时,半个小时已过去了。

在小丁印象中,从黄岛中医院到山大医院,如果坐120急救车,用不了半个小时。爆炸后的黄岛,通往山大医院的路全堵了,除了救护车,没有什么车能开得动。

体型庞大的公交车,似乎根本没法前行,车子没开出多远,陈娜的嘴里开始冒着血水,公交车上并没有急救措施,也没有急救医生,只有产科的医生和护士。

在令人煎熬的堵车中,陈娜的呼吸有点不顺畅了。医生检查后,说陈娜没有呼吸了,没有脉搏了。

小丁心急如焚,路堵得实在走不动了,医护人员让他将陈娜抬下车去路口拦车。小丁在路边找了一人帮忙,用担架抬起陈娜,跑出去拦车,终于拦住了一辆120急救车,此时已经是12点左右。

车子到达山大医院后,已经是下午1点左右。在送往急救室经抢救一个多小时后抢救无效,陈娜和腹中七个多月的孩子被宣布死亡。■

推荐 28